玉林广播电视报社主办 / 玉林市重点新闻网站

玉林:全国农村改革先行区

发布时间:2019-01-02 11:19:13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编者按: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2018年12月28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会议提出要抓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推进新一轮农村改革,加快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扎实做好乡村规划建设和社会治理各项工作,强化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加强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农村工作队伍建设,发挥好农民主体作用,提高广大农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在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征程上迈出新的步伐。而总结过去几十年的全国农村改革经验,广西玉林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为此,本报记者梳理了玉林的农村改革历程,以飨读者。

记者 李银雁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农村改革40周年,而谈起全国农村改革不能不提到广西玉林,玉林处于广东与广西结合部,长期深受广东改革之风的影响,作为广西的农业大市,多次深度参与全国改革试验,农村改革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

玉林在全国率先取消粮票

据了解,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改革不少重大改革措施都是从玉林开始的。1987年,玉林市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一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先后开展了粮食购销体制改革试验、供销合作社改革试验和农村小城镇建设综合改革等一系列改革试验。

1987年玉林市还是广西一个城乡兼容的县级小城市,作为广西粮食产区,和其他地区一样,在粮食价格政策方面存在三个主要问题:第一,粮食合同定购价格偏低(这主要是针对粮食生产成本、粮食市场价格与经营其他农产品的比较收益而言);第二,粮食购销价格倒挂;第三,政府对粮食市场价格的调控能力比较弱。

当时粮食合同定购价格偏低,让农民普遍感觉种粮吃亏,严重抑制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同时地方财政补贴年年增加,财政不堪其负,也迫切需要改革。据统计,玉林市1987年平价粮补贴就达1066万元,占当年财政收入的12.46%,1978—1987年,财政补贴累计7072.43万元,相当于1987年全市财政收入的82.67%。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玉林市于1987年经国务院批准,进行了以粮食购销体制改革为重点的试验。

据了解,当时玉林市粮食购销体制改革分三步走:第一步,保留购销定量,调整购销价格,改进购销补贴;第二步,保留补贴,取消定量,放开价格,真正实行合同定购;第三步,深入改革补贴制度,通过把粮食补贴与其他生活补贴合在一起,打入基本工资,打入企业成本等方法,逐步吸收消化,最后自然消失。

玉林稳妥地进行粮食购销体制改革,在全国率先取消粮票,试点取得了良好效应,玉林粮价放开后,激活了其他商品的流通,促进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玉林这一试点为广西乃至全国推进农村综合改革提供了丰富的决策依据,对形成1990年全国“稳购、压销、提价、包干”的粮改方案和此后的购销同价改革方案,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为全国的粮食购销问题探索出一条可行的出路。

业内人士认为,1987年粮食购销体制改革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情,政治稳定和经济承受力不足也要求在未取得经验之前,不可能在全国铺开,否则,风险太大。

摸着石头过河,从局部试点,再到全国推广,我国粮食购销体制改革短短几年就成燎原之势。1993年2月15日起,全国粮油实现敞开供应,粮票已无用武之地,被正式宣告停止使用,长达近40年的“票证经济”就此落幕。

让农村“沉睡资本”醒过来

2014年,玉林市再次被国家委以重任,被列为第二批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在玉林广袤的田野上拉开了帷幕。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党中央提出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决定建立完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激活沉睡的农村资本,为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增收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作为广西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城市的玉林市也不甘落后,玉林市农委主任陈运桥告诉记者,玉林获列为第二批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玉林市先后承担了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和创新运行管护机制试点、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等6项全国农村改革试验试点任务。

最先开展试点的是离玉林市内8公里的湘汉村,从2013年8月开始,短短五个月就完成了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土地承包经营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集体建设用地上房屋所有权、林权、小型水利工程产权等“六权”确权工作。

湘汉村村支书陈品说,通过确权颁证,把土地、房屋、山林等各类产权明晰到户、到人,土地确权让农民吃下了“定心丸”。

在试点成功的基础上,玉林市从2014年全面铺开农村“六权”确权工作,并作出了“三年三步走”的工作部署,其中2014年推进506个村、2015年推进500个村、2016年推进461个村,实现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在玉林“全域”覆盖。

玉林在“六权”改革的同时,也在加快推动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建设。2014年2月8日,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玉林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成立,作为广西首家市级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将农村土地、房屋、农业类知识产权、集体经济组织股权等14类产权纳入交易范围。

农村产权交易市场的搭建、规范的交易、专业的服务,使农村各类产权供需可对接、买卖有场所、服务能保障,让农村各类生产要素资本化、财富化变成现实,真正激活了农村“沉睡”资产,盘活了农村闲置资源,促进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及农民增收。

2017年,全市农村土地流转累计面积144.4万亩、流转率达54.5%,高于广西和全国平均水平,农村土地更多地向适度规模经营集中、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聚;亩均流转租金由2014年的800元提升到2017年的1070元,上涨了34%。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等农村产权实现了抵押融资,全市农权抵押贷款存量249笔,余额14.9亿元,惠及人数2.75万。

在搭建农村产权交易平台的同时,玉林市积极搭建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交易平台,实现了两种所有权土地“同权同价同责”,有效推进了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建立。

截至2018年9月20日,作为全国试点单位玉林北流市实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98宗,面积5665.76亩,成交价款13.27亿元。北流市领导介绍说,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后,激发了农村土地资源活力,提升了农村土地收益,土地增值收益在国家、集体、农民之间实现利益共享,农民获得的入市现金收益比改革前征地补偿现金收益提高了41.9%。

据了解,通过驰而不息的实践探索,玉林市农村改革试验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为“三农”发展注入了新动力,有力促进了农村发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597元,在广西各地市中排位第一,同比增长8%,增速连续5年高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相比2014年玉林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9314元,三年增幅45%。城乡居民收入比由2014年的2.86∶1缩小到2017年的2.36∶1,小于全区、全国平均水平。

陈运桥说,玉林市农村改革得到中央的肯定。2017年,玉林市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等3项改革成果列入《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试验成果转化清单》,成功转化为2份中央文件、1份国务院文件、2份部委行业文件的内容,实现了国家层面的政策转化,为全国新一轮农村改革提供了“玉林经验”。

打造农村综合改革升级版

玉林农村改革再扬风帆。2018年9月28日,玉林市召开全市农村改革工作推进会,这次会议提出打造玉林农村综合改革升级版。

玉林市委书记黄海昆表示,玉林作为全国农村改革先行区,要围绕农民受益、农村发展两大目标,保持定力,大胆改革创新,全力推动农村综合改革迈上新台阶,让改革成果更多惠及农民。

据了解,2018年上半年,玉林市经过自主申报,自治区、国家有关部委层层选拔,成功列入第三批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市推进试点单位、创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机制试点单位,新增2项全国农村改革试点任务;再加上中央、自治区统筹开展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工作,至此,2018年玉林市新增的国家级农村改革新任务共有3项。

黄海昆说,要大力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目前,玉林市大部分农村集体资产处在沉睡状态,还没有转化为农民的收入,玉林要通过改革措施,把这些资产确权量化到户、到人,盘活农村资产,实现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集体资产保值增值,让更多农民享受到改革的红利。

按照工作要求,2018年下半年在全市全面启动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工作,2018年底全部完成清产核资数据汇总上报工作,2019年6月底全部完成清产核资验收工作和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2019年9月底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验收工作。

据了解,近年来尽管玉林农业得到长足的发展,但是玉林市人均耕地面积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50%,大部分土地属于丘陵地区,土地分散经营甚至细碎化的特征十分明显,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小农户仍将是玉林市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中的大多数。小农户普遍存在经营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科技推广成本高、兼业经营普遍等问题。如何发挥小农户的经营优势,克服小农经济缺陷,帮助农民增收致富,是玉林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据介绍,作为创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机制试点单位,玉林市计划创新组建小农户联盟,并把它作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以培育,创造出全覆盖、高效益的玉林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体系。通过小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联股联业、联股联心等方式,打造产业发展、资源共享、利益联结的共同体,引导小农户从分散化向组织化转变、从旁观者向参与者转变,在进入规模经营、现代生产中更好分享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成果。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