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围裙党”的四宗罪 不给钱小心你的车子

发布时间:2016-11-08 09:42:39    文章来源:玉林日报
  划地为营就收费,但只收钱不担责,遇到节庆还乱涨价;敢不就范就下黑手刮花你的车,甚至偷走你的车……

  一到周末,忙碌了一个星期的市民们或约上三五好友逛街购物,或一家几口到公园享受家庭之乐。好不容易在茫茫车海人流中找到一个停车位把车放好的时候,却总有一个围着围裙的大妈过来把手一伸,开口就要钱:“电动车停车费2元”“小车收费5元”。“这里不是马路吗,你凭什么收费?”车主不满。“这块地以前是我家的,我当然可以收费!”大妈的回答毫不客气。

  这些向车主收取停车费的大妈,即是市民口中的“围裙党”。

  近年来,随着我市城市的不断发展,可供市民们休闲娱乐的公共场所也越来越多。这些公共场所在吸引大量人流的时候,周边的村民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纷纷出来圈地向停车的市民收取停车费。记者调查中发现,“围裙党”的工作区域紧跟着城市的发展而扩充,哪里的人群车流多,其圈地停车场就扩充到哪里,并且多是占用街道中的人行道。这样坐地圈财的行为,引发了不少市民的不满,在玉林本地的论坛上几乎每天都有网友吐槽“围裙党”随意圈地乱收费的现象。但是,在不断的质疑声中,我市一些地方停车收费乱象不但未见收敛,反而愈演愈烈。

  “围裙党”的分类

  “围裙党”遍布玉林老城区、江南区、玉东新区等地的公园、医院、市场,由于“围裙党”收费地点、时段的不同,其收费的时间、金额也有所不同。记者把所调查的“围裙党”大概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有着一定组织管理的“围裙党”。这类“围裙党”一般在南城百货周边、工业品市场周边进行收费。收费标准为电动车、摩托车2元、汽车5元,另外碰上重大节假日,保管费也会随之上涨。在南城百货周边的“围裙党”要求统一着装,胸前佩戴了一张写着“玉林市城区自行车保管站”的牌,牌上还贴着相片,写着相应工作人员的名字,并且有着固定的工作时间,他们一般早上8时开始上班,晚上12时收工。在前些日子的台风天里,记者在南城百货周边依然看到十余名工作人员在风雨天里坚守,当车主来停车的时候,她们就给一张用手写的小牌号,并把小牌号放在电动车头上以方便车主领车。据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她们做此营生有的已经20多年,更有的“工龄”已经长达40年。

  而工业品市场周边的停车场,其主管机构是工业品车管部。车管部负责人王经理说,现在除了十里长街那一带外,市场周围的停车场都属于他们的管理范围。车管部划定一定范围给一部分人负责停车收费,收费模式是只对顾客收费,对市场里的业主不收费。车管员收上的钱不用上交,车管部还会相应给她们一定的工资。

  第二类是自发形成的“围裙党”。这类“围裙党”长期活跃在湿地公园、龟山公园、市人民公园等人流车流多的地方,一般在晚上或者周末出来收费。收费标准也是电动车及摩托车2元、汽车5元,重大节假日坐地起价的现象更为严重。这些车管人员着装不一,而他们的收费理由更是令人怀疑:他们一般都会声称这块地之前是属于他们家的,无论谁在这块地上停车都应该给钱。现在参与到随地圈地收费的人群越来越多,就连城区道路上原本划有停车位的位置也被“围裙党”霸占来收停车费。

  而到了举办重大活动的时候,“围裙党”更是倾巢出动。例如今年7月下旬我市园博园开园期间,吸引了众多游客慕名而来,周边的村民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纷纷在道路两边开辟停车场收取停车费。记者曾统计了一下,短短的200米路段,竟然有20多名“围裙党”在收取停车费。

  “围裙党”的四宗罪

  在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在人多车多,临时性停车场地有限的情况下,有管理者维护秩序,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这并不为过。依据国家相关规定,根据城市的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征用城市的一些公共活动场所,包括街道、广场、公园等地,划定一定范围,再由相关部门实行授权式的收费管理,这也是法律所允许的。但是为什么“围裙党”却会引起大多数市民的不满和抵制?通过调查,记者发现以下几个或许是“围裙党”不受市民欢迎的原因。

  其一,“围裙党”大多数态度恶劣,甚至对不给停车费的车主进行辱骂威胁。据网友爆料,去年玉博会期间,有一名青年男子由于对停车费收费太高不满,和看管车辆的大叔对骂,结果被大叔打了一巴掌。

  其二,一些“围裙党”只管收钱,不负责车辆安全。车主们本来想花钱买个放心,但是部分“围裙党”并不会对车主的车辆安全负责。记者调查发现,在市人民公园正对面、会展中心周边、湿地公园周边的“围裙党”都有统一意识,他们只收钱,却不提供有效票据来保证其保管行为。期间如有车主强烈要求提供票据的,一律以“保不保管由你”来拒绝。

  其三,“围裙党”对不给停车费的车辆下黑手。面对“围裙党”的无理要求,也有部分市民并不买账。然而,对这些不给停车费的车主,有些“围裙党”直接对他们的车下起了黑手——有些车主回来后发现自己的车被刮花了,甚至有网友爆料称自己的汽车后视镜都被打烂了。据报道,今年4月,在南城百货写字楼上班的阿周把新买的电动车放在南城百货的肯德基门前,下班后却发现车没了。派出所民警对此进行调查,结果发现作案的竟然就是附近的车辆保管员陈某妮和她的儿子。

  其四,“围裙党”收费不合理。市民小陈认为,帮忙看守车辆收费无可厚非,但是“围裙党”的收费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动辄坐地起价。去年玉博会期间,有部分车主抱怨:“保管一辆小车竟然收30元,太不讲道理了。”而在今年重阳节期间,有网友称,“围裙党”早已占领了玉桂路谷山段的两边道路,坐等收取停车费。(梁华)

热词 围裙 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