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县黎村中学6人同贪腐

发布时间:2015-12-18 08:55:57    文章来源:玉林时代网
师德缺失
 
    作为一名教书育人的中学教师,他们不缺学识,不缺能力,唯独就是缺失师德!广西容县黎村中学原校长麦振勇、原总务主任刘泉华等6人,因为私欲膨胀而同流合污,共同制造了一起极其罕见的一校6人同贪腐的 “塌方式”腐败案件!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开庭审理后,根据他们所犯罪行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各自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依法对他们作出了罚当其罪的一审判决。
 
违规私设“小金库”
 
    “小金库”是滋生职务犯罪“温床”!因此,私设“小金库”一直以来都是明令禁止的。但是,于2012年9月升任容县黎村中学校长的麦振勇,却对三令五申的有关规定置之度外,漠视法规法纪,授意学校原总务主任刘泉华等人,通过虚开发票的方式将食堂的学生膳费套取出来设立“小金库”,从而给自己提供一个不受外界监督制约的“灰色地带”,使自己在经费开支上有相对自由的撑控权和支配权。
 
    对麦振勇的吩咐,刘泉华清楚其意图和目的所在,也意识到这是一种顶风违纪的行为。但是,作为一校之长,可是学校一权在握、至高无上的,所以刘泉华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只能惟命是从,遵照办理。
 
    后来,刘泉华伙同总务副主任李某、食堂出纳何某良、会计李某明以及仓库管理员文某等人,按照麦振勇的指示,在2012年10月至2014年7月期间,利用各自职务或工作上的便利,共同虚开579张货款总额为159万多元的食堂购买大米、花生油、猪肉、鸡肉、木柴等物品的支出单据,然后将学校食堂的学生膳费套取出来设立“小金库”。
 
沆瀣一气分公款
 
    2013年7月,又到了一个春季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年一度的暑假马上来临。麦振勇觉得早起晚睡地忙碌了一个学期,为何不弄些钱以备假期花销?反正学校的“小金库”里有的是钱。因此,在放假前的一天,他特意把刘泉华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吩咐刘泉华进行操办。
 
    按照麦振勇的授意,刘泉华找到李某、何某良、李某明以及文某等人进行商议。他们一致认为,既然是校长吩咐的,只要大家守口如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因此,他们心照不宣地表示同意,为能够获得一笔额外收入而高兴不已。后来,经过一番商量,他们决定采取弄虚作假的手段,从“小金库”套取学生膳费18000元,连同麦振勇共6人进行私分,每人各分得3000元。
 
    而在与校长麦振勇合伙瓜分一次公款之后,刘泉华等人暗自思量,如果每一次都分文不差地平均瓜分,他会高兴吗?要不要多给他一些呢?他会不会因为没有多得一些而心生不满且暗中责怪呢?基于以上种种疑虑和犯愁,后来刘泉华等人干脆瞒着校长暗地里操作。结果,他们或五人、或四人、或三人分别合伙作案一次,其中2013年的一天,刘泉华伙同其他四人在总务办公室私分“小金库”的学生膳费15000元,每人各分得3000元。2014年1月的一天,刘泉华伙同何某良、李某明和文某私分4000元,每人各分得1000元。同年7月的一天,何某良、李某明和文某等3人私分21000元,每人各分得7000元。
 
单独作案更疯狂
 
    “人心不知足”的欲望闸门一旦被开启,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麦振勇就是如此!他凭借自己作为一校之长的那么一点权力,贪得无厌地一次次把手伸向公款,俨然成了他的一种习惯,“小金库”简直是他的“提款机”,把“以权谋私”玩弄到了极致。
 
    与他人合伙私分一次公款之后,麦振勇觉得那么多人共同分钱,安全系数较低,风险系数较大,万一有人走漏风声,就会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因此,经过一番权衡,他毅然决定自己“单兵作战”,毫无顾忌地一次又一次地将黑手伸向 “小金库”的学生膳费,从而化公为私,中饱私囊。结果,在2013年3月至2014年7月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他无论是购买土特产送给亲朋好友,还是参加宗族祭祖以及其他宗亲活动,抑或是参加学习培训和社团活动、偿还个人债务、送儿子到外地参加考试等等,先后17次伸手作案,狂贪公款12.7万元,实是肆无忌惮,令人瞠目结舌。
 
    在个人单独作案方面,刘泉华也是胆大妄为!2014年7月的一天,他以结算学校所欠饭店的餐费为借口,从出纳员何某良手中支取“小金库”的学生膳费30000元现金,然后毫无顾忌地将该款放入自己的腰包而据为己有。
 
“借鸡生蛋”又捞钱
 
    作为总务主任的刘泉华,除了与他人合伙作案私分公款,还有另外一条“发财捷径”,那就是通过“借鸡生蛋”的途径,从中获取非法得利。
 
    2013年1月,黄某钧准备在广东省中山市开办一间贴片厂,但尚差些许启动资金,遂通过电话向刘泉华借款50000元用于应急,并讲明事后必有酬谢。
 
    一下子要拿出那么多钱来借给对方,如果是靠自己的正常收入,刘泉华或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但是,他并不是看在朋友的情份上而要尽力帮其解决燃眉之急,而是看中了黄某钧“事后必有酬谢”的应允。因此,他不仅为自己多了一条生财之道而暗自窃喜,而且在灵机一动当中计上心来,暮然想到了“小金库”里的公款。
 
几天之后,刘泉华利用工作便利,从“小金库”里暗自取出47000元现金存入黄某钧告知的银行帐户。一个多月后,周转资金得到适时缓解并顺利办厂的黄某钧,非常守信地按照事先的时间约定,如期按数还钱。
 
    到了同年的7月份,黄某钧在逐步走上正轨的经营当中,资金又一次陷入困境,如果没人从中帮忙,就连工人的工资都无法及时发放。正当他愁眉苦脸、一筹莫展之际,他又想起了曾经鼎力相助的刘泉华,并且再次打电话向其求助。
 
    因为有了公款做支撑和后盾,所以刘泉华对黄某钧的再次求助,没有半点推托,然后如法炮制,从“小金库”里取出35000元现金存入黄某钧银行卡里。后来,黄某钧将这笔钱用于发放工人工资,一个多月后又按约还钱。2014年2月份,刘泉华第三次应允黄某钧的请求,又一次挪用“小金库”的学生膳费30000元借给黄某钧用于企业经营,黄某钧则于同年6月底将借款本息共42000元支付给刘泉华。
 
    结果,刘泉华从2013年1月至2014年2月,先后3次挪用“小金库”的学生膳费共计11.2万元借给黄某钧进行营利活动,并从中获利12000元。
 
罚当其罪悔已迟
 
    立德为本,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一名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灵魂工程师们”,麦振勇、刘泉华等人理应自觉弘扬师德师风,筑牢思想道德防线,以“树人先正己”的正能量来教育和影响学生,努力为学生们打造“尊其师、信其道”的成长、成才的学习环境。
 
    但是,在社会不正之风的冲击和腐朽思想的侵蚀下,他们却因为一时的利令智昏而失德失范,利用各自手中的职权、便利条件,损公肥私,谋取私利。其中麦振勇先后18次伸手作案,贪污公款14.5万元,个人单独作案17次贪污公款12.7万元,伙同他人私分公款1.8万元,其个人分得3000元;刘泉华个人单独作案贪污公款3万元,伙同他人私分公款5.8万元,其个人分得3.7万元,并挪用公款11.2万元,非法获利1.2万元;何某良、李某明、文某均伙同他人私分公款5.8万元,各分得1.4万元;李某伙同他人私分公款3.3万元,其个人分得6000元。
 
    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麦振勇、刘泉华等人可谓是各显其“能”,各显神通,但他们的能耐和高招,让他们实现了合作共赢,却无法让他们逍遥法外,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法院根据他们所犯罪行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各自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于2015年11月17日依法作出了如下判决:麦振勇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十万元;刘泉华犯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元;何某良、李某明、文某和李某等4人均犯贪污罪,免予刑事处罚。
 
    近年来,一向被称为“清水衙门”的中小学校,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也会时有发生,并不稀奇。但是,一所学校同时有6名教职员工被“一锅端”,则是极其少有。而导致这一窝案的发生,内因是他们人生观扭曲、价值观倾斜、法制意识不强和个人私欲膨胀,外因则是制度不够健全、内部管理混乱、内部监督缺失和外部监督不到位等等。
 
    教师处于教书育人的特殊岗位,社会期望值比较高,一旦染上“腐败病毒”,严重败坏了教师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誉和降低社会对教育的公信力,社会危害性很大,社会影响面很广。预防校园贪腐,挽救教育信任危机,需要有关部门认真汲取教训,在不断完善体制的基础上,切实加强对教育工作者的监督和管理,进一步加大对“小金库”的清理整治力度,从源头上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张仕)

热词 容县 中学 黎村